神: 算法, 无人驾驶x共享=真·无人驾驶, 智能与意识的分离

未来简史读后感

Posted by kissg on October 22, 2017

书中自有颜如玉.

前言

最近读完了两本书, 其一是尤瓦尔•赫拉利的”未来简史”. 和它的前辈”人类简史”一样, 都是难得的男女老少皆宜的好书, 力荐.

“未来简史”的开篇与”人类简史”有大量的重合, 这对于没有读过”人类简史”的读者是一种较好的知识补充; 但对于读过”人类简史”的读者, 能帮助回顾, 但总的来说, 显得冗长.

同”人类简史”一样, 书中的文字总是能让人感受到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感. 是”人类简史”, 但书中却充斥着对其他物种的悲悯; 是”未来简史”, 但全书却在大谈宗教, 科学, 人文主义, 人工智能等, 人文主义如何塑造了现代社会, 人工智能将如何改变现代社会. 两本书中随处可见对历史, 对人类, 对未来的各种思考. 重要的事情说第二遍, 力荐.

正文

“未来简史”一书从过去一直讲到未来, 涵盖的内容非常多, 拣我自己感触最多的几点谈谈.

如果有神, 那一定是算法

很多著名数学家都相信上帝是存在的, 而且上帝是一位数学家. 因为宇宙中处处可见数学之美.

作为一名人工智能领域的准从业者, 我也相信, 如果神真的存在, 那么未来世界的算法就是神!

塑造了现代社会的人文主义的主流自由主义有三个假设:

  1. 每个人是一个不可分类的个体;
  2. 真正的自我是完全自由的;
  3. 根据前两点, 每个人都比其他任何人更了解自己.

生命科学对这 3 个观点都提出了挑战:

  1. 生物就是算法, 人类不是不可分割的个体, 而是由可分割的部分组成;
  2. 构成人类的算法并不”自由”, 而是由基因和环境压力塑造, 虽然可能依据决策论或随机做出决定, 但绝不”自由”;
  3. 因此, 外部算法理论上有可能比人更了解Ta自己.

对于以上观点, 近来的推荐系统是很好的证明, 而亚马逊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之一. 以下是在亚马逊上进行的一些实验.

当你第一次在亚马逊上购物, 它的推荐系统由于对你的购物习惯、购物需求一无所知, 就会根据其他用户的情况为你推荐商品. 比如以下是我以浏览器的访客模式登录中国亚马逊得到的推荐, 没有任何点击, 甚至没有任何滑动. 它为我推荐了相机. 多次刷新页面, 每一次都是相机. (声明: 我对相机没有任何需求.)

亚马逊第一次推荐

现在我想买一支日本百乐的钢笔. 于是搜索”百乐 钢笔”, 根据提示选择”在办公用品中搜索”, 再装模作样点了 7 支钢笔. 然后返回首页. 它不再给我推荐相机, 转而推荐钢笔及其配件.

亚马逊第二次推荐

这次推荐的商品都是百乐的, 也许它推测我是一只百乐迷. 虽然我一开始只想买钢笔, 但它连墨水都推荐了.

我一想, 对呀, 有了笔, 怎么能没有墨呢? 于是我又搜索”墨水”, 同样”在办公用品中搜索”. 这次我把前 9 个不同品牌的墨水都点了个遍, 再返回首页. 它的推荐策略又改变了, 主推墨水, 但钢笔也没落下.

亚马逊第三次推荐

墨水是各种品牌的墨水, 而且都不是百乐的, 钢笔也不独独是百乐的 (前两款笔还是百乐的). 它揣测我, 我也来揣测它. 可能它在我点了各种品牌的墨水之后, 发现我并不是百乐迷. 但是我之前搜索钢笔的时候, 确实点的都是百乐的钢笔. 所以就有了现在的推荐.

最后做一组实验, 现在我重定义我自己, 重新搜索”百乐 墨水 在办公用品中搜索”. 这次的搜索结果很驳杂, 我只点了 4 款百乐的墨水.

亚马逊第四次推荐

除了一款派克的墨水 (第四款), 都是百乐的墨和笔. 也许它推测, 我有 85% (5/6) 的几率是百乐的忠实用户吧. 剩下一款派克的墨水, 是美亚的畅销商品.

从这一系列实验可以看出, 外部算法真的懂人心意. 目前它只是记录了我极为有限的几次搜索与点击, 就取得了这样的了解. 如果我经常在亚马逊上闲逛购物, 它是否会比我更了解我自己: 在新商品上架之后, 也许我还没注意到, 系统就投我所好给我推荐了. 我惊讶于它的精准推荐, 但还是消费了, 于是它更智能了. (即使不消费, 它也更智能了)

关于这个话题, “未来简史”书中使用的例子是总统大选. 它还提到一个概念, 叫峰终定律, 意思是人会忘记绝大多数事情, 只记得几件极端的事件, 并对最近的事件赋予完全不成比例的高权重. 它在大选中的效果是这样的:

在某位总统的任期上, 我 (选民) 对他的政治举措多有不满, 并发誓下次他要连任竞选的时候坚决不投他的票. 但是临近大选, 总统为竞选作出了很多改变, 颁布了许多便民政策, 竞选口号也很得人心. 我对他的感觉因此发生了改变, 之前对他的种种不满也被淡化, 最后还是投了他的票. 总统成功连任了.

人会遗忘, 但计算机不会. 这时候如果有一个外部算法, 它记录了我长期以来对总统的观感, 即使最后我对他的态度有所改善, 但总的来说, 总统并不是我心目中的合格总统. 这一点, 算法不会忘. 而且, 它还能根据我的个性与习惯、生活与工作, 替我选出最能代表我利益的竞选人.

如果为每个选民都配备一个算法, 那最终选出的总统是不是最能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呢?

虽然很多人都会矢口否认, 但事实是算法正在变得越来越智能, 而它或多或少已经比人更了解他自身了. 我相信, 在看得到的未来, 它会全面地比人更了解自身. 那时候算法就成了全知全能的神.

银河帝国里的哈里·谢顿用一个数学公式推演了全人类的未来. 而统筹所有个人算法的算法也具有同样的能力.

作为一个选择困难症患者, 几年以前, 我曾想过给自己写一个”决策器”, 输入事件或商品的信息, 由它替我做决定. 且不说创造的困难性, 放弃决策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细思恐极.


无人驾驶x共享, 威力无穷

近年来, 自动驾驶一直是一个热议的话题, 全世界几乎所有的大公司都在开发自动驾驶技术. 而书中也有一段关于自动驾驶的描述, 当时我的真实感受是”真正的自动驾驶”. 原文摘录如下:

我自己也有一辆车, 但多半就是停着. 就我平常的一天来说, 早上8点04分开车, 半小时到大学, 把车挺好, 就放着一整天. 18点11分我又回到车上, 开车半小时回家, 就这样. 所以, 我每天只有1个小时会用到车, 何必另外23小时还要把车留着呢? 如果有个智能共乘系统, 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我能让计算机知道我需要在8点04分离开家, 由计算机在那个时候把最近的无人驾驶汽车调过来, 准时让我上车. 把我送到大学之后, 这辆车就能用于其他目的, 而不用在停车场白白等待. 到了18点11分, 我走出大学校门, 就会有另一辆全民共享的无人驾驶汽车挺在我旁边, 带我回家. 这样一来, 只要有5000万辆共享的无人驾驶汽车, 就能取代10亿辆私家车, 而且所需的道路、桥梁、隧道和停车空间都会大大减少.

这里描述的场景很有科技感和未来感. 它给了我的几点启发.

1. 为什么现在的分时租赁单车都美其名曰共享单车?

因为共享的本质就是对一件物品, 在时间上或空间上的分开的合理有效使用 (这不是一个严格的定义, 属个人观点). 分时, 在英文中是一个组合词time-sharing, 这或许能给你一个更直观的体会.

如果要给 2016 年定一个主题的话, 共享必为其一. 在资本遇冷的 2016 年, 共享单车成为为数不多的宠儿之一. 在资本的催熟下, 共享单车蓬勃发展.

共享单车 APP 霸屏 图片来自搜狐: 共享单车 APP 霸屏了!

共享单车火了之后, 我看到一些学者揭露说, 这不过是分时租赁罢了 (我也是第一次接触到这个概念). 难道就不算共享了吗? 按照我个人的定义, 我觉得算.

共享单车之后, 许多共享XX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比如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等等,都是分时租赁形式.

插话: 在共享单车之前, 许多城市就已经有了公共自行车的租赁服务, 或为政府主导的, 或为政企合作的. 为什么偏偏共享单车火了? 一个原因是无桩停车带来的极大便利 (这同时也带来了极大的混乱). 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流量从线上扩散到线下——使用智能手机就能方便地扫码解锁, 说走就走.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微信之父张小龙的一个观点, 他很早之前就提出: 搜索框是 PC 时代的流量入口, 二维码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流量入口. 诚不我欺. 想想你现在每天要和多少二维码打交道, 也许大宝并不天天见, 但二维码天天见.

2. 为什么像 Uber, Lyft 这样的提供私家车共享服务的公司也在做自动驾驶?

像宝马这样的传统车企和谷歌这样的高科技公司联合开发自动驾驶技术, 很好理解.传统车企有造车经验, 谷歌等公司则有技术储备.

但是像 Uber, Lyft 这样的提供私家车共享服务的公司也在做自动驾驶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难道它们要让自动驾驶技术和共享私家车的司机竞争, 淘汰掉司机, 也淘汰掉公司的现有业务吗?

不然. 人类司机被自动驾驶技术淘汰掉是一种必然的趋势. 而自动驾驶最好的伙伴就是共享. 就像文中描述的, 自动驾驶x共享, 才能最大程度地发挥自动驾驶的威力, 也是对车辆最有效的利用.

所以 Uber, Lyft 开发自动驾驶技术不是要淘汰掉公司的现有业务, 至少不是现在, 而是要把握住未来. 这些公司主营的共享乘车业务为自动驾驶提供了最广阔的平台. 可以说, 自动驾驶x共享, 是这些公司的必由之路, 要么张开双臂迎接未来, 要么被淘汰.

如果有自主研发的自动驾驶技术, 它们就能推出自家的共享乘车服务, 减少其他公司的技术依赖. 在这里, 依赖是更大的成本和风险. 如果能尽早推向市场, 占领市场先机, 则是最好不过了. 我猜这也是 Uber 激进地进行自动驾驶路测的原因之一吧 (它之前在没有获得上路许可的情况下, 私自进行路测).


智能与意识的分离

2017 年被称为人工智能元年. 你肯定或多或少都听说过了解过接触过人工智能, 前文的两个概念也都属于人工智能的范畴. 但你可能没听说过人工意识这个概念.

人工智能一词正式被提出是在 1956 年,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 有了巨大进展. 但是人工意识的发展几乎是零.

人工智能在许多任务上已经超越了人类, 比如最近也许是第四火起来的 Alpha Go 系列, 许多学术界工业界的大佬也都承认, 人类也许只有在创造力方面胜过人工智能. 而创造力属于意识的范畴.

许多科幻小说和影视里, 都有一个超级人工智能体, 它往往被塑造为一个具有自我意识的个体. 就人工智能而言, 缺少了人工意识, 它的终极形态还会是影视作品中的超级智能体吗?

人工意识得不到发展, 其原因是: 人类自身对于意识都知之甚少. 什么是意识? 意识它不是一个有机体, 它是一种主观的感觉, 像爱与悲伤这样的感觉. 但是我们不知道大脑是如何产生意识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需要它.

有一些科学家认为意识可能有极高的道德和政治价值, 但这在生物学上没有任何用处. 意识可能就是在复杂的神经网络信号传送之后造成的心理污染, 没有任何功用, 就是存在在那里罢了. 然而, 真是如此吗?

如果相信人类的一些无意识活动, 那么以目前的发展趋势, 单凭人工智能, 是否能够发展成强人工智能, 最终成为超级人工智能?

又或许, 意识只是另一种形式的算法, 只是我们还没发现而已?

本节结合赫拉利的“人工智能与人工意识的”的演讲编译.

结语

希望本文能给你一些启发. 推荐, 未来简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