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面经

失败者的面经

Posted by kissg on July 31, 2016

看过太多成功的面经,不妨看看失败的。

在开始讲述鄙人失败的面经之前,请允许我简单地自我介绍一番:

本人,系浙江省某非浙大本科生,2017年毕业。

因此,2016 年上半年,我处于大三下阶段,渐渐开启了我的职业生涯,开始投简历、参加笔/面试。4 月份到现在7 月份,我经历了3 波面试:

  • 4 月底,老师与某科技园合作举办了一场小型实习双选会,第一次投简历,参加面试
  • 5 月底,学院举行大型实习双选会,再次投简历、笔试、面试
  • 7 月下旬,某 W 公司提前秋招,面试

归因于第 2 波面试,我目前在某 H 公司实习。虽然有岗位在身,但时间证明,这可能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所以,3 波面试,大致可以算是 3 波失败的经历。写本文的目的就是想给大家一个失败的典范,望诸君引以为戒。

兴趣驱动,还是能力驱动?

学期初,某课程 PPT 上看到这样一句话:

Choose a job you love and you will never have to work a day in your life.

深以为然,然后开始践行这句话,从而开始了第一波失败的面经,囧。

也是学期初,闲来无事开始写博客,使用了 Hux 的模板。在修改模板的过程中,莫名其妙对前端产生兴趣,想着如果不能从事 Python 相关的岗位,不如就做前端。然而我的前端知识几乎为零(仅写过几张简单的静态网页,与几个 JavaScript 函数)。

不巧的是,第一次小型双选会,还真没有 Python 的岗位,我退而求其“次”,投出去的简历,清一色选择了前端开发。其实有很多 C++/Java 开发的岗位,我 C++ 满打满算学了有 2 年,Java 也学了 1 个学期,之前实习也是做 Java 开发,可我在做岗位筛选的时候,第一时间剔除了为数众多的 C++/Java 开发。为什么?不就因为前面那句高逼格的英文吗?

然后我去参加第一家企业的面试。技术人员不在,我就跟 HR 聊了聊。那是一家初创企业,在整个面试的过程中,我意识到他们需要的是一个有经验的能马上上岗的前端,而不是一个“我可以学”的实习生。面试结束,回去的路上,我开始思考:我怎么就鬼使神差地选择了前端?这样单凭一腔热血而全然不计结果与后果的选择真的正确吗?这真的是所谓的 “choose a job you love” 吗?我很怀疑。

之后去参加另外一家“企业”的面试,还是前端开发。没有技术人员,“老板”亲自面的试。后来我才发现,这所谓的“企业”就是某科技园内某实验室内的 2 张桌子,2 台计算机,1 张微信公众号二维码,我是公司唯一的员工,“老板”是个大忽悠,我做公司的官网,向他要展示的材料,材料是没有的,项目是子虚乌有的,而他所谓的超前腾讯多少年纯属扯淡放屁。这家“企业”的名字叫“杭州云秒科技有限公司”,任何搜索引擎都搜索不到,因为它根本就不存在。我感觉深受欺骗,做了 1 天,不干了。写这一段不太愉快的经历,就是想告诉大家,择企需谨慎

第三家企业没有音信,所以第一波面试至此结束,以相当失败的姿态。事实证明,我莫名其妙地选择前端开发,是极不明智的。

其实,兴趣驱动的择业没错,但一时兴起能算兴趣吗?现在我不太敢苟同。真正的兴趣,应该是长期的,是可以乐此不疲的,而不是简单的好玩。能力驱动当然也对,至少它能给你一份好的工作。实习生/应届生可能并不真正了解工作是怎样的,也许向往的岗位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美好。有个词叫:日久生情,你有能力胜任的岗位,做久了也许就喜欢上了,可能不比感兴趣的岗位差。

喜欢选择的,还是选择喜欢的?有时候现实让我们不能选择真正喜欢的,不如喜欢已经选择的。


小而精坚,还是大而无用?

经历了“云秒事件”之后,我不太敢找工作了,就静静地等待学院安排的实习双选会的到来,希冀着经学院筛选的公司会靠谱点。

实习双选会上,我吸取了之前的教训,没有盲目地投前端,但 Python 的岗位依旧几乎没有。有一家公司明确要招 Python 实习生,经慎重考察与考虑,似乎不靠谱,没有投。后来经同学告知,还有另一家 T 公司招 Python 实习生。只能说,当下还是 C/C++/Java/iOS/Android/前端 的市场,去 T 公司应聘 Python 的几乎没有,我就在那里与 HR 聊了好久好久,最后,双方都挺认可对方的。之后我在会场又投了几家并不是招 Python 的企业。

这一波招聘,比前一波正式点,有笔试的环节。学院通知的 2 场笔试,秉着增加笔试面试经验的心态,我都去了。结果笔试环节都给我侥幸过了,说是侥幸,是因为我都没准备,吃着老本裸考过了。

在收到任何面试的通知之前,我被前文提到的 T 公司电话面试了。打电话的是 T 公司某部门主管,他说经 HR 反映,觉得我应该是个不错的小孩,就先来跟我电话面试了。看来,招聘现场给 HR 留下好印象,很重要!电话中,我与主管聊得也很开心,聊了一些对技术理解的话题,也问了一些技术的问题,简单的比如多张表的联合查询,但更多的是价值倾向。说句不知天高地厚的话,我有种千里马终于遇见伯乐的感觉。然后,我就收到 offer 了,幸福来得太突然。这可以算是对我能力的认可吧,为之后的面试增加了不少信心。

后来陆续收到之前通过笔试的 2 家企业的面试通知。

第一家是做监控的,面试比较不愉快。原因是,这家企业的岗位完完全全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是单纯地想增加面试经验,所以面试的积极性不高,对方问什么答什么,也没怎么补充(个人认为,面试的时候把握主动权,很重要!你要像一个推销员一样把自己推销出去,而不是等着考官来发觉你的优点特点)。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技术面,对方只问诸如是怎么学习的,一天学习多久,怎样学习,一天敲多长时间的代码,敲代码花费时间最多在哪的问题。然后他就觉得我做开发的能力不够,问我要不要面测试。你可以说我长得丑,但你不能说我能力差呀。我突然感觉我之前跟他所有的交流都是鸡同鸭讲,后面的面试也索然无味,一面结束就离开了。现在回过头来看,我当时的做法真不对。面试的时候,你可以不开心,但不能闹情绪。如果把面试看作一场表演,在表演结束之前,你都应该保持最佳的状态,好好表演。你看“好声音”,有哪个学员因为没有导师转身而自暴自弃的吗?

在接到第二家企业 H 公司的面试通知之后,面试之前。我正式收到了 T 公司的 offer,只是没有签协议。我犹豫要不要参加 H 公司的面试。还是秉承着增加面试经验的态度,我去了。H 公司算是大公司吧,实习生只面一次。群面,面试的流程是这样的,首先自我介绍,每个人需要介绍最近的一个项目,考官会针对项目提问,所有人的自我介绍完毕之后,是一些有关团队协作与职业素质的问题。H 公司以前是用 C++ 开发的,后来 Java 分去了半壁江山。而我这几个月都在用 Python 啊,也只能讲 Python 的项目,结果在所有人中,我的自我介绍就显得特别滑稽,心想这下黑了。在后面关于职业素质的问题,是主动回答的,为了弥补自我介绍的不足,我很主动地展现了我的敬业精神。然后,面试就结束了。

在漫长的等待 H 公司面试结果的过程中,作为选择困难症患者,我一方面期待失败,这样就能安心地去 T 公司了;另一方面又渴望被肯定。也许是我面试后半段展现的敬业精神打动了考官,我收到了 H 公司的 offer。纠结开始了,H 公司算是大公司,开出的工资也高,但录用通知上只说明了“实习生”,具体的岗位未知;T 公司相对较小,实习工资也堪堪能让我在杭城活下去,但这就够了,而且我在 T 公司的发展方向可以说是明确的,加之 T 公司对我有知遇之恩。这就引出了小标题的问题,是小而精坚,还是大而无用。我自己有选择困难症,做不了决定,就将问题抛给了身边所有能提供帮助的人。事实上,你再怎样巧舌如簧,都不可能真正向旁人描述你的情况。惠子说: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就是这个道理。我的家人(没一人是计算机专业的)基本认为 T 公司好,而且我之前答应了他们的邀约;身边的同学普遍认为 H 公司好,有人理所当然地认为工资高就对了。没有人能真正说服我,最后我向我导师求助了。经他的分析,H 公司更好,理由如下:大公司,有一个相对完整的平台,一套相对健全的人才培养体系,生态更好,市场更完善。最不济,将来以大公司做跳板,找到好工作的机率更大。小公司如过江之鲫,如果它成功了,选择小公司的你也就跟着发达了。但指不定哪天浪潮一来,它就被淹没了。听了导师的话,我像是吃了颗定心丸,毅然决然地选择了 H 公司,爽了与 T 公司的约。

如今我在 H 公司已经实习 3 个星期了。你们不能想象我在做什么。我的导师是做前端的!命运似乎跟我开了个玩笑,千回百转,在我丢了前端的心之后,又转到了前端。但他并没有教我前端,什么都没有。我在 H 公司整天不知道干嘛。这尼玛就是所谓的一人一导师制?真的是应了那句大而无用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我开始假想,如果我当初选择了 T 公司会怎样。也许我现在正愉快地写着 Python 代码,而不是现在累累若丧家之犬;也许我能跟欣赏我的主管把酒言欢(即使我不会喝酒),而不是现在嫌恶我的导师是个猥琐的胖子,两相厌。也许这就是我答应了 T 公司的邀约又爽约的报应。可惜,人生没有如果,只有结果和后果。我现在只能打掉门牙往肚里咽。也许,我早该申请换一个导师了。

写 H 公司与 T 公司的经历,就是想告诉大家:当面临多个选择时,比如多个 offer,三思三思再三思。大公司不一定就好,小公司不一定就差。你做不下决定的时候,可以找其他人参谋,但他们的立场不代表你的立场,尽管他们一定会尽力帮你,但他们无法真正站在你的角度思考问题,也不能真正体会你的难处。而真正需要为你的行为买单的,只是你自己而已。一句网络流行语说:遇到这样的好男人,就赶紧嫁了吧。相同的道理,有公司欣赏你,可以考虑就是它了。做出了选择,如果感觉不适,就尽快抽身吧。不要像我,优柔寡断,反被其乱。

选择对,还是选择错?选择错,我也选择过。


能力,还是学历?

上周末,我去参加了 某 W 公司的提前秋招。

W 公司是我最向往的国内企业,几乎没有之一。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参加了面试。其实去面试之前,我已经为自己准备好了安慰的话:

如果没能面试成功,那一定是我加入 W 公司的渴望还不够强烈。

事实证明,真的不够强烈。那份失望,依旧痛彻心扉。

由于已经在 H 公司实习,我周四下午收到面试通知,周六下午参加面试,周五没请假,中间几乎没有复习准备的时间。而且,我以为我会面操作系统,结果面的是云计算。这个误会是因为我在 W 公司的线下与线上 2 次报名选择了不同的方向。这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结果我在仅有的时间里复习的全是操作系统级的知识,全白搭了。所以,准备是必要的。但没头脑的准备,是白费力气的。

再来说说面试。面试过程中,我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和主动性,努力扬长避短。但考官不按常理出牌,他看到我简历上“数据结构和算法”能力一般,就问我:深度优先搜索和广度优先搜索的实现,用栈还是队列,遍历的顺序。大二上的知识了,我回忆了大概半分钟,给出了答案。然后他又问:TCP/IP 协议族的结构,IP 层的协议有哪些。前一问,完美回答,后一问,我把路由协议记成了路由转发的算法,只说出了 IP 和 ICMP 协议,不过之后有补充。最后,在我感觉自己算是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的时候。考官跟我说:

你旁边参加面试的都是研究生,跟他们比起来,本科生的你,各方面经验还比较欠缺。你先回去,跟你的导师多做项目多学习。我们后续还有许多招聘。

当时我很难过,面试结束,走在西子湖畔,茫茫然不知所往。

W 公司口口声声,不止一次地说,看能力不看学历,结果还是看学历不看能力。关于能力,比赛获奖,也许是很好的证明。但不能证明不参加比赛不获奖的就没能力,不是吗?我一直觉得,这涉及一个证实与证伪的问题。我见过太多水比赛的,也见过太多靠关系获奖的,我不愿如此,所以我几乎不参加比赛,只愿呆在自己的一方天地里。但是,我建议各位多参加比赛。比赛获奖,其实是一条终南捷径。

在我考虑是不是要考研读研,以加入 W 公司的时候,室友的看法是:没必要,3 年时间,你在公司里也可以学到很多,一样是成长。他的话,同意一半,我觉得:虽说殊途同归,读研的最终目的还是工作,但读研和工作,是 2 条路,路上的风景不一样,读研与不读研的人,眼光和看待问题的方式会有不同。

这两天,我还在思考:既然 W 公司没有选择还未成长起来的我。他日,不论是读研还是工作,等我羽翼渐丰,我真的还应该选择 W 公司吗?

我没有答案。也许,只要有机会加入 W 公司,我都会毫不犹豫,撞破南墙也不回头,因为加入 W 公司,算是我成长的动力;也许,人老心凉,我会选择懂得欣赏我的那一家,因为士为知己者死。


以上便是我 3 波从开始到结束都相当失败的面试经历了,句句肺腑。

如果你赞同,姑且听之信之;不赞同,权且当小说看吧。